行业资讯

宁可丢了里子

通海室仁爱医院。把乌兰丢进急诊室之后,我跟张盛两个人就无所事事地坐在了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指着走廊上的“仁爱医院欢迎您”的标语,张盛对我说道:“真是奇怪了,博爱,仁爱,广爱,美爱,你说怎么就没有一个医院的名字不带爱的?”我瞥了那标语一眼,说道:“那当然了,你要是每天坐在办公室,看到有一堆一堆的肥羊自动自觉地排着队来让你宰,你也会深深地爱上他们的。爱?靠,有钱就有爱,没钱就没爱。”张盛无聊地啧了一声,“唉,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说正经的,等一下乌兰那暴力女醒了之后,你打算怎么办?”我用力一拍大腿,“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说了要推她入火坑,就要推她入火坑。自从这个变态女醒来的那一刻起,就是我楚天齐报仇雪恨的开始。我跟你说,从这一刻开始,一直到去京华大学报道,我什么都不干了,我就专门干这事。”“那你可一定要让我观战。”张盛赶紧赶着我的肩膀说道。我略想了想,乌兰那厮知道我,不,准确的说是鬼谷子那家伙偷偷去见贾雨的事情,万一被张盛知道,问起上来,我该怎么答?想到这里,我摇了摇头,“这次不要了,下次吧,这一仗只能胜不能败,你要是老是暗地里看着,我怕发挥不好。”“下次,下次,老是下次,老大,我什么时候才能学到你的真本事啊?马上就要进大学了……”一看张盛这衰样,就知道他一定又在想着楚洛华的事了,“行了,行了,别这副死相,我这段时间不是已经教了很多针对楚洛华实施的方法吗?”“说是这么说,但是正所谓书中读来终觉浅,总是没有亲眼观战学得快啊。”“好了,好了,怕了你了,老实告诉你,不只是你,其实我也有一个准备打持久战的mm,巧的是,她也跟我们是同一个学校的。将来只要到了学校,我肯定也要发起进攻的,至多到时候我多提供些观摩机会给你咯。我可告诉你哦,那个mm可比乌兰的难度要高得多,而且类型也相对更接近楚洛华,一定可以提供大把对你有用的实战案例。”张盛听到这里,顿时喜上眉梢,“好,好,好,那就好。”我们俩在走廊贼眉鼠眼地商量这些蝇营苟且之事,商量得正上兴头,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我还没开口,张盛就指着我,说道:“他是她的男朋友,我是路人。”大夫眨着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用一种不大相信地语气问道:“你真的是病人的男朋友?”我原本正要怪张盛乱说话,听到他这语气,心里就不爽,霍地一下站了起来,“怎么,还要你盖章认可啊?”大夫被我凶巴巴地样子弄得吓了一跳,“哦,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女朋友似乎是被钝物击昏的,我们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大碍,只要修养几天就好了。你现在可以进去看她了。”我看这医生看我的眼神不满中又有几分蔑视,便知道他以为是我把乌兰给打昏的,我于是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女朋友是从楼梯上摔下来摔昏的,又……”我话都还没说完,就有一个身影风一般窜到我面前,一个擒拿手把我擒住,险些把我的胳膊给弄断,“谁是你的女朋友?”“哎呀,哎呀,冷静,冷静……”我一边龇牙咧嘴地叫着,一边侧过脑子去看,不是乌兰那瘟神,却又是谁。“刚才在医院,如果不是人多,我非折断你的手不可。”看着在数米开外,恨恨地对我说着狠话的乌兰,我心里其实害怕得紧,但是男子汉大丈夫,宁可丢了里子,也不能丢了面子,“切,要不是看着医院人多,不想让你丢人,你以为你能拿得住我吗?”真不知道乌兰是不是每天中午都吃火药,还真是一点就着,一听我这么说,马上就摔下吸管,站了起来,“你要不服气,咱们现在再找个地方比比看。”我白了她一眼,嗤笑道:“不用比了,在红树林,我只是一招就把你打昏了,还比什么比?”“红树林?”一听到这三个字,乌兰就软下来了,慢慢地坐下来,“谁知道你当时出了什么阴招?我输得莫名其妙。”“像你这种只能被我这高手一击必杀的低手,自然是觉得莫名其妙了。”“啊,我记起来了,你当时大叫一声‘张盛’,然后我就感觉到我的后颈受到重击,然后就晕过去了。一定是……”我赶紧出声打断乌兰的话,夜阻止她继续想下去,“挑,输了就输了,还找那么多借口做什么,我当时大叫,只是个障眼法而已。”不过乌兰还真是好骗得有点过分,我这么说,她还真就信了,蔫了一般地耷拉着脑袋,“哦……”我可容不得她动脑子,赶紧继续说道:“好了,在比武之前,你说过,只要我赢了,你就任我处置,是不是?”乌兰抬起头,嘟着嘴巴,朝着我可怜巴巴地眨巴着她水灵灵的大眼睛,“我……有这么说吗?”要是寻常见了,我说不定还真会心软。不过,这次可不一样了,在红树林要打断我手脚的时候,我可没见她对我心软。“你不会是想抵赖吧?”我这话一出口,乌兰脸色顿时又变得刚毅起来,“哼,我乌兰说话算数,愿赌服输,你说吧,只要是不违背道义法律的事情,我都依你。”我听到这里,心头一乐,笑嘻嘻地说道:“那我让你跟我约会,算不算违背道义法律啊?”乌兰神情一滞, 开局送18元的棋牌游戏平台老半天才吐出一个长长的音节——“啊?”也不管乌兰那惊得好像木鱼一样的表情, 手机现金麻将棋牌游戏官网我自顾定下第二天“月上柳梢头, 玩家人数最多的棋牌游戏平台人约黄昏后”的约期, 下载量最多的棋牌游戏然后就急匆匆回到了家中。把房门一锁,我便开始了徇例咨询起青龙戒里的值班灵魂,今天值班的人,正是在我偷情史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的——西门庆。噼里啪啦将情况介绍了一通之后,我说道:“好了,废话不多说,事情就是这样了,现在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至于还有什么别的想要问的,你也尽管问好了。”我本以为西门庆会马上就给我介绍各种应对方法,要不然也该问我一大堆问题,谁知道古往今来世人皆知的我国著名偷情汉,居然对我正色道:“阿齐,青龙戒是帮助你泡mm,不是让你伤害mm的,你现在的这种想法和做法都已经违背了青龙戒的宗旨,所以,我是不会帮助你的,不但是我,青龙戒里的所有灵魂都不会帮助你的。这种不帮助,包括不会回答任何与这位姑娘有关的问题,也不会贡献自己的意识和你融合,以帮助你接近这位姑娘。”我翻了一下白眼,“大哥,别人说这种话我也就认了,但是拜托,你是西门庆啊,你现在突然跟我说这么正义凛然的话,你不觉得有点说错台词的感觉吗?”“没错,我西门庆生前是做过不少坏事,但是我从来没有伤害过我所喜欢的女子,我对她们都是疼爱有加。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看《金瓶梅》。既然如此,我又哪里没有资格说刚才那番话?”西门庆说这番话的时候,目光炯炯,相貌堂堂,使我不由得不自形惭秽。最重要的是,他说的话我根本就无从反驳,因为虽然少爷我读书不多,但是《金瓶梅》这种古代文学精华,我却很是用功攻读了一番,而且还读的是无删节版本,所以知道他所说的并非虚言。总之,西门庆这一句话憋得我胸中一阵发闷,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忿忿地一摆手,嚷道:“挑,你们不帮我拉倒,我自己去,没了谁地球都转,我还就不信,没有了你们的帮忙,我就不会泡mm了。”这话一说完,我再无他话可讲,迅速退出了青龙戒,躺在床上生闷气。生了一阵闷气之后,我心里就开始打起鼓来。这个乌兰虽然暴力,蛮横,神经质,自以为是,不知所谓,但是她毕竟长得漂亮,而且身材有那么好,肯定有不少男人曾经打过她的主意。要是有青龙戒的话,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轻松将她拿下,但是没有青龙戒的话,那就……哎呀,不想那么多了,反正话已经放给张盛听了,我是没有可能罢手的了。这段时间以来,我积累了那么多实战经验,美女也见过那么多,理论知识,更是今非昔比,我就不信一点机会也没有。不想了,不想了,行业资讯明天就是第一次约会了,是生是死,到时候再说了。转眼又是第二天,黄昏时分,也就是大概六点左右的样子,我就已经在街心公园等了。可是现在,我看看表,“靠,都六点二十多分了,这个乌兰到底搞什么飞机?口口声声说什么说话算数,不会是打算放我鸽子这么没信用吧?算了,看在你是母的份上,我忍你。”我又傻乎乎地像根木棍一样杵在天心公园的门口,不知不觉,黄昏过去了,天色黑了下来。这下我是彻底绝望了,这个臭女人一定是放我鸽子,简直是岂有此理。不过,最傻的还是我,居然会相信她,更傻的是,我居然没拿他的电话。“气死我了!”事情到这个份上,我也无计可施,只能在地上跺跺脚,恨恨地回家去了,没想到担心了一个晚上的第一次约会就这样结束了。从天心公园回来,我马上气呼呼地冲上网,端着ak47开始打cs,四处疯狂扫射,发泄我被人放鸽子的气愤。而结果则是,我疯狂地扫视,但是每一次最先被干掉的都是我,真是发泄不成,反被人发泄了。正当我越打越气闷,越气闷越打,也不知道恶性循环了多久之后,我就听到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我不耐地接了起来,“谁啊?”“我啊,你在哪?怎么不见你人?”“你,我知道你是……”说到这里,我赶紧打住,“乌兰?”“对啊,就是我啊,你人呢?我在这等你等了好几分钟了。你小子不会是想戏弄我吧?”她不说还好,一说我更加火大,“靠,你搞清楚状况,现在到底是谁戏弄谁?我黄昏的时候就去等你,等一个多钟头,晒得跟非洲鸡似的,也不见你人来。你现在居然还敢说我戏弄你?”“喂,楚天齐,我告诉你,不是声音大就了不起的。是你自己只跟我说‘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我鬼知道你说的是黄昏的时候见,还是月上柳梢头的时候见?你现在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正是找到树枝的时候,我现在这个时候来赴约,又有什么不对?”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现在是北京时间十点零三分,再把脑袋伸出窗外看了看,月亮他老人家似乎也真的正挂在柳梢头——完了,我又一次被人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没办法,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喷出来多少气,原封不动全都吞回去,“那算我错,你现在人在哪?”“那还用说,当然是在天心公园了。”挂了电话,长叹一声,在心里哀鸣了几声命苦,我又不得不再一次来到了天心公园门口。都这个钟点了,公园门口哪里还会有谁?只有乌兰一个人上手插在口袋里,百无聊赖地靠在门口。而她身上穿的,依然是那身笔挺的黑色警服。“用不用啊,三更半夜的还穿这么黑,怕人家撞不到你啊?”乌兰瞪了我一眼,说道:“我穿警服就是专门为了震慑你这种图谋不轨的淫贼,好让你不敢有非分之想。”“挑,你非礼我都轮不到我非礼你啦,你这么肩宽体阔,虎背熊腰。”“你找死……”乌兰说着,就挥舞着拳头跟我示威,我本能地跳开,跳开之后又觉得太没有面子,便色厉内茬地嚷道:“有本事你放马过来,我不介意一个绝招让你再躺一次医院。”没想到乌兰居然被我这句话给唬到了,她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沮丧地嚷道:“是,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可是你要是再敢这么轻薄我,我就跟你鱼死网破。”我见乌兰被我唬到了,心情顿时放松,笑嘻嘻地说道:“轻薄?这是侮辱啊,傻姑,亏你还是大学毕业生,一点措词都不会。”乌兰睁大眼睛瞪了我一眼,转身就想走。我赶紧三步并两步跳到她面前,“诶,不是吧?你答应了跟我约会的哦,现在不会是想不守信用吧?”“楚——天——齐——”乌兰大概是被我气急了,跺着脚大喊着我的名字,“你现在到底想怎么样?”原本呢,对于跟乌兰约会,多少还是有点紧张的。但是经过黄昏时候的错过,以及看到乌兰现在这个气急败坏的样子,我真是一点都不紧张了。非但不紧张,反而很有游刃有余的感觉。这一方面是因为这段时间的历练,我的心性多少有所成长,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现在有一种完全把乌兰掌握在手心的感觉。别看她大我三岁,但是我现在却觉得她简直就像我妹妹一样,一点也不可怕。我仰起脖子,笑着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让你兑现我的诺言,跟我约会啊!”“现在约也约了,会也会了,你还想怎么样?”乌兰把眼睛瞪得圆圆的问道。我笑着摇了摇头,“拜托,乌警官,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约过会啊?见个面就算是约会?”“我呸,你才没有约会过呢。”“那你都说说看,你以前约会都做些什么呀?”我说着,凑到乌兰身边,做出饶有兴趣的样子。乌兰白了我一眼,转过身去,“我凭什么告诉你,你是法官啊?”我目前虽然完全不紧张,而且也颇为兴趣盎然,但是毕竟只是个从来没有独立追求过女孩子的菜鸟,看到乌兰现在这个凶巴巴的样子,虽然明知道她是色历内茬,但是依然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于是,我们两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寂静不期而至。过了一会,乌兰转过身问我,“喂,楚天齐,我陪你站了好几分钟了,这总算约会了吧?要是没什么事,我回去了。”我一听,急了,赶紧再次挡住她,“站在一起几分钟当然不算是约会了,你当是放风咩?”“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乌兰不耐地再次问道。是喔,到底该去做什么呢?一时间我还真想不起来,要不然去喝酒?不行,不行,我酒量那么烂,要是被她灌醉,岂不是很丢脸?ktv?更不行,我可是十五秒速冻机——无论多么热烈的气氛,只要我唱十五秒马上就会冷场!我还有个同学评价我的歌声是“恶鬼的呻吟”。去咖啡厅?跟一个一身警服的家伙进咖啡厅,搞不好被人当成是线民。诶,对了,“喂,乌兰,你不是说你约会过吗?不如你提议咯,你说去干嘛?”乌兰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哪知……”但是话刚出口,她就发现自己说错话,赶紧收住,改说道:“这是我个人隐私,我才不跟你说呢。”不过,我可是一眼就洞穿了她的心思,指着她笑道:“哈哈,乌兰,你不要装模作样了,我知道了,你长这么大,还没跟男孩子正式约会过……”“谁说的?我当然……”乌兰忙不迭地打断我,但是她短促的语气,和不自然的神色却泄露了事情的真相。我也不说话,只是一副你别装了,我一眼就看穿你的表情打量着她,把她都看得心虚了。最后,乌兰用力一甩手,“是,我是没跟男孩子约会过。那又怎么样?那是因为我没有时间,我忙,我不喜欢。我告诉你,从小到大,想约会我的男孩子多得是,简直……简直可以组成一个加强团了。”“你就吹吧,反正牛都是吹上天的,你这么暴力,敢约会你的也只有史泰龙和李小龙了。”我双手抱胸,得意地道。“岂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跟你拼了……”我看乌兰是真的要发飙了,赶紧见好就收,“哎呀,我想到了,我们的第一次约会的活动,就定位逛公园吧,这可是每一个倥骢少年必做的约会事项之一。虽然你已经二字打头,坐二望三,预备中年,但是我今天就让你跟我这个年轻人一起享受这待遇吧,走,我们进公园去。”“呓,这个公园人怎么那么少的?”在公园里逛了十几分钟,一个都没有撞到,我于是略为有些奇怪地说道。乌兰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半夜三更的,除了你这个疯子,谁来逛公园?出来撞鬼咩?”“那倒又是……”我看了看手机,“差不多十一点了,是有点晚咯。”“你也觉得晚?那我们各自回家咯。”“哎呀,你急什么,哪有约会一句话不说,急匆匆逛一圈就散场的,又不是急行军。”“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那可别这么说,说不定我们一聊,就会发现我们身上有很多共同点呢。”“才不会有呢,你又好色,又心怀野心,又诡计多端,我跟你一点也没有相同的地方。”“那可未必,你喜欢看电影吧?”“一般。”“这不就相同了,我也是一般喔,你最喜欢那个影星?”“黎明。”“黎明?怎么你的口味那么肤浅的?你最喜欢的歌手是谁?”“张学友。”“那你最喜欢的明星是谁呢?”“刘德华。”说到这里,我不禁站在原地,看着乌兰,说道:“我知道了,你一定最喜欢看郭富城的舞了。”乌兰奇怪地冲着我眨巴着大眼睛,“呓,你怎么知道?”“你这个人看上去满清爽的,怎么喜欢的东西都那么俗气啊?”“是啊,我就是这么俗气,要你管?”乌兰瞪了我一眼,顾自向前走去。我站在身后,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喜欢的都是这么大众的东西,我怎么发挥啊?唉,果然,最简单的,就是最复杂的!此时无招胜有招啊!

原标题:来“云喂养”!天猫618一万只猪将上淘宝直播

  原标题:国家药监局优先审评审批,新一代国产肺癌创新药上市

  原标题:“五一”期间消费市场加速回暖(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

,,申博太阳城开户
 


Powered by 手机棋牌游戏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