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转身返回屋子

冷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依旧爬不上小飞机。小飞机悬浮在离地面约一米,再就是飞机底座差不多五十厘米。而冷月现在是个普通小孩形态,身高不到一米三,凭着稚嫩的小孩身手,很难爬到比自己身高还要高的飞机上去,更何况下面空空荡荡并没有可以借力之处。看着冷月的滑稽样,四周的行人纷纷露出微笑,苍冥似乎不想再让他的主人继续出丑,上前几步,将冷月抱上小飞机。冷月挥手说了声“拜拜”之后,抬手拉下小飞机的玻璃罩,按了一下能源开关,接着拉出时速50公里的速度,拉起方向盘朝天空射去。苍冥看着冷月的飞机消失在天际,转身返回屋子。毕竟,他已经三千年没见到阳光了,虽然现在阳光并不能危害到他,但一见到阳光也浑身不自在。冷月驾驶着小飞机,在蓝城的上空飞旋了一阵,立刻把小飞机的驾驶诀窍摆弄得一清二楚,苍冥说得对,开这种飞机,根本就不要驾驶证,只要不是白痴,一开就会。在四处盘旋了一阵,冷月驾着小飞机,朝着蓝城北面、米蓝平原西北边一个小山坳里飞去。现在的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开启冷风留下的那具棺木后会怎么样。小飞机在山坳里降落,冷月跳下飞机,将胶囊贴在飞机上收了小飞机。然后脱去外衣,咆哮一声变成僵尸形态,用强大的血能在四周扫出一块空地,然后按了一下储藏着血梵神棺的胶囊,扔在空地上。瞬间工夫,空地上就现出了一具水晶棺木,冷月右手指甲在左手手腕上划开一道口子,将鲜血滴在棺盖上的血汇石之上。仅仅一滴血液,立刻被分成很多股细小的血丝,沿着每条咒文的纹路向前奔流,立刻,棺盖被一层血光所包围。冷月收回手,运起血能,修复左手腕上的伤口,定眼看着棺木。此时棺盖上的那丝丝小血流,已经流到了棺木上,棺木也被一层血红色的光芒环绕。做为一个靠血液生存的死灵,冷月对血液有着一种很渴望,很亲切的感觉。蒙着血梵神棺的血光,使冷月的心跳加速了不少,但却不能阻挡他的视线。只见血梵神棺表面的咒文在血液流淌下,犹如活物般飞快地转变,咒文和各种仙石飞快的移位,从杂乱无章慢慢的嵌成一个阵势。冷月并不知道棺木的表面阵势的变化,而且他对阵势一点都不懂,只能看到各色宝石飞快的移位,在棺木和棺盖下方之间空出一条裂缝,之后裂缝打开,棺盖就像卷帘一般向上卷去,最后溶进棺木上放,而原本位于棺盖中心的那颗约人头大小的血汇石,则移位到棺材的上方。如果冷月躺进去,那血汇石正好在他的头上。冷月观看了一下棺材,发现棺木的四边除了上边镶着血汇石外,其余三边都留有一个孔洞,冷月也明白这就是他老哥留给他镶嵌暗血黑土用的。不过却不明白老哥说有四个孔洞,现在却变成了三个。冷月手伸到口袋里,拿出那粒装着暗血黑土的胶囊,拿在手中按了一下,立刻,冷月手中就出现了一块暗红色的圆石。庞大的血能拥出,将暗血黑土球分成三个,然后将他们压缩到棺木的三边孔洞上。几乎耗尽了冷月的血能,终于将暗血球分为三分,压进了棺木的三边孔洞。冷月瘫坐在棺木边的岩石上,细细的打量着棺木再次变化。刚刚镶嵌上去的三颗暗血球在棺木咒纹的刺激下,爆发出浓烈的黑光,将方圆几十米内笼罩住。接着,位于棺木顶部的血汇石也爆发出强烈的血红色光芒,一时间,方圆几十米内立刻转变成一片黑红。当黑红相互交融在一起的时候,棺木上各色不知名仙石也爆发出各色光芒,在一片黑红色中酝酿出一道美丽的光带彩虹。各色光芒相交辉映,相持二十多分钟才慢慢退去,最后被棺木所吸收,化为各色光晕在棺木的咒文纹路上流转。“老哥搞出的东西真厉害,看样子靠着它能够躲避危险是真的。”看着眼前的奇景,冷月不禁发出一阵感慨,没想到自己紧紧是睡了一觉,世界就发生如此大的变化,老哥也变得那么的厉害。棺木的内壁慢慢的长出各色的绒毛,使得棺木内犹如铺着一张非常华贵的虎皮毛毯。冷月豪不犹豫地躺了进去。冷月刚进棺木躺好,棺盖立刻从上面盖下来。紧接着,冷月发现棺盖的内壁仿佛变成了一台电视机的荧幕,棺材里的任何东西都出现在了它的上面,包括真正的血之道修炼法决,各种各样的血红色丹药,血石。冷月心想将一种通体赤红,约拇指甲大小的丹药拿前观察,立刻,那粒丹药就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送到自己的眼前,而位置,正是自己脑中所想的位置一样。冷月心奇,继续想着荧幕里的各种东西,结果,各种东西立刻按照他所想的排列。“在棺材里,已经用不着手了,任何东西,只要想到就可以。”这是冷月最后得出的结论。在得出结论后,冷月心里想着打开血之道的内容。心念才刚过去,脑海里立刻多出了血之道的法决、修炼功法。按照脑海里出现的血之道修炼法决,冷月将自身的血液慢慢分裂,将不纯的血液排出体外,然后以留下的纯正死灵血流淌全身,接着将排出体外的血液重新一点点的收回,以纯血炼化,使之与纯血一样纯净?棺木外围,随着冷月修炼血之道,棺材发出一道耀眼的黑红色光芒直冲而起,最后消失在天际。紧接着,晴朗的天空突然布满了彩霞,无数道七彩的祥瑞之光在天际照耀。一时间,蓝城及附近几个城市的所有生物都抬头看向天空的奇景。祥瑞之光持续不退,时间也变得无分白天和黑夜,无论人或着吸血鬼,以及各种动物,都呆呆的看着天空,纷纷感叹天空的美丽。一天,两天,直到第三天,从蓝城北面山坳里再次射出一道黑红色光芒,这次光芒并没有消失,而是直直打在天空中彩霞的最中央,化成一片血红色的霞光。紧接着,满天的彩霞仿佛受到了感染,以那片霞光为中心,立刻转变成血红。地球上,正抬头看着满天彩霞的人、吸血鬼或着各种动物,纷纷“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而吐出的所有鲜血,无一不朝着血霞最中心的那片霞光涌去。当血液在霞光处汇聚成一片血湖之时,血湖落下一道血流,依旧朝着蓝城北面山坳落下。在污血被排出体外之时,冷月就已经练成了纯净之血,而不明白的他,将排出体外的污血回收体内,就已经蹋入了血之道第二阶段嗜杀之血的境界。当他吸收完棺木内的污血之时,立刻感觉到棺木外涌进了大量的血液。于是,他就继续将那些血液吸收,炼化。冷月修炼血之道第一个阶段纯血,天空中出现了天兆。当他步入第二阶段嗜血之时,嗜血的凭着血梵神棺的力量,直接将天空中的天兆吞噬。而在天兆下的生物,因为嗜血的影响,也纷纷吐出了一口血液,然后被吸到天空, 棋牌麻将游戏平台再送到冷月所在的血梵神棺中。在地球大陆中部偏东的昆仑山脉之中。妖仙蓝雨芸馨和散仙蘅牙墨正在相互交流着各自的修炼心得, 斗牛棋牌游戏在线玩突然发现天空中出现天兆, 真人在线龙虎斗游戏合集两人纷纷飞出茅庐, 开局送18元的棋牌游戏平台停于半空之中观看。蘅牙墨外表像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下颚留着长及胸口的美髯。此时,他一手抚摸着美髯,抬头看着东部,说道:“不知是谁在修炼如此了不起的功法,居然出现天兆相帮,蓝雨前辈,我俩是不是该前去拜访。”蓝雨芸馨是一个成熟型的妩媚女子,此时她也看向东边天际,说道:“我们现在不应该去拜访,他此时正在修炼,我们此去,会打扰到他的,看天兆,那人应该在蓝城附近修炼,等天兆过后,我等再前去拜访,不然打搅到他修炼,我等也不好过。”蓝雨芸馨说得明白,蘅牙墨不禁点了点头。虽然说散仙妖仙在这一界几乎无敌,可是对方修炼的可是能够出现天兆的了不得功法,要是打搅到他修炼,他盛怒之下怪罪下来,就算现在可以抵挡,将来也不大好过。要知道修炼的根本是肉身,而散仙妖仙已经失去了肉身,功力增长几乎难到登天。两人就这样看着天兆,直到第三天,黑红色光芒将所有霞光吞噬之时才明白过来。“这是大罗灭天血兆的前兆,根据典籍记载,冷风当年修炼血之道之时曾经出现过,难……难道是……”蘅牙墨指着东方天际的黑红色光柱说道,一个恐惧的念头闪过他的脑际,使他顿时口吃起来。幸亏他俩修为高,又离得远,所以并没有在大罗灭天血兆的吞噬力下吐血。“应该就是冷月了,蘅兄,我们火速前去,趁冷月血之道尚未大成前将其消灭,不然,修真界将会再一次面临浩劫,冷风所使的能量是罗煞血气,但冷月修炼的血能吞噬了天兆,那他的能量就是天罗血煞之气,如果说冷风的罗煞血气和我们的仙灵之气一样,那冷月所使的天罗血煞就和神人所使的神力一般。”蓝雨芸馨说完放出自己的仙剑护身,直接朝着东方飞去。这时候他们也不敢瞬移过去,要是差池一点,瞬移到大罗灭天血兆的中心,那难保自身不会被吞噬,他们可都是没有肉身的能量躯体。蘅牙墨也放出一件圆形的仙器护住全身,紧跟着蓝雨芸馨身后飞去。冷月正不断的转化着棺外涌来的血液,这些血液种类繁多、斑驳不纯。冷月也只能将其慢慢炼化,再汇入体内血海。他以为这些血液是冷风储藏在棺中留给他的,因此毫不犹豫。也不知修炼了多久,冷月蓦然睁开眼睛看向身前约三百米处,只见两个穿着闪着彩光的战甲,身周环绕着一道豪光的身影站在那里。接着抬头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天空中有一道滚滚血流流向自己。冷月明白,一定是这道血流惊动了这两个修真者,他们来是找自己麻烦的。不过他们如果不攻击自己,冷月也懒得先找他们麻烦,专心的炼化这些血液。站在冷月前面的正是妖仙蓝雨芸馨和散仙蘅牙墨,他们追着大罗灭天血兆的血柱找到这里,却见冷月的身影裹在棺木中。蘅牙墨立刻射出他的仙剑,直取棺木中的冷月。蓝雨芸馨急忙射出自己的仙剑阻挡蘅牙墨,仙器的威力勿用置疑,如果打到棺木上,不知会发成什么反噬,她已经看出了冷月所躺的棺木了。“快攻击啊,他现在正在凝形,等他凝形完毕,我们很难灭掉他。”蘅牙墨修成散仙也就一千多年,无论见识、功力或着境界都不如已经度过七次天劫蓝雨芸馨,行业资讯此时见冷月正在凝形,慌忙攻击。要知道无论是修仙、修魔或着是修神,塑身凝形这一刻都是最脆弱的。“你看那具棺木,那是冷风的神器血梵神棺,我们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害到躲在里面的冷月,相反还会遭到神器的反噬,据我所知,血梵神棺的棺盖是神器天刑锁,可结出三个神阵、五个仙阵,仙阵还好说些,如果是反噬出的是神阵,那到时候一定打得我们散形、魂飞魄散。”蓝雨芸馨语气冰冷的说道,虽然语气冰冷,但依旧犹如九天仙籁、异常动听。“那怎么办,难道看着他凝形?”毕竟,修真界以前被冷风打怕了,凭着蘅牙墨散仙的境界修为,此时依然心浮气躁。蓝雨芸馨盯着冷月所在的血梵神棺,说道:“我们准备好威力最大的仙器,等他修炼完走出血梵神棺之时攻击他,他一时间还不会修炼完毕,等他修炼完之时,在地球的另外几个散仙也一定会到了,到时候应该能够灭掉他。”冷月不管两个家伙站在他前面,见他们没有攻击,也就自己转化着棺外天际落下的血液。随着血液不断的炼化,冷月的耳朵开始变得尖锐,从血红色的头发中冒出;背后慢慢长出一对血红色的蝙蝠翅膀;额头的烈血蝙蝠纹的纹印从脸颊长到了下颚,缭绕在眼睛处的血光被吸收进眼睛,使得眼眸变成了深深的血红;头发从臀部长到了小腿,披散在脑后;而原本苍白色的皮肤,也开始变得圆滑细嫩,犹如初生的婴儿一般。直到这一刻,冷月才算是进化成了真正的最高等死灵。足足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冷月才算是凝形进化结束,外界天际的血液也全被他吸收炼化。而此时,从附近星球赶来地球的散仙、妖仙、修为达到元婴期以上的近百个修真者都已经将冷月围在中间,各种各样的法宝、飞剑、仙器都对着他蓄势待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冷月修炼完毕,见那么多的散仙、妖仙、修真者对着他,心念一动,血梵神棺的棺盖上方打开一个缺口,正好露出他那张可爱,但冲满煞气的脸。冷月血红色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环视了一下在他前方的几个散仙和妖仙。声音冷然的说道:“我哥和你们有什么过节,我代他向你们道歉,但请不要算到我的头上,我只想好好的享受这个美丽的世界,我可以保证以后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修真者是生命,我们死灵也是生命,希望大家不要互相仇杀,和平的生活在一起。”冷月说完,众人一阵沉默,谁也想不到冷月会说这话。那些吸血鬼,一个个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把人类当成食物。而在冷月这个血统最高贵的死灵口中却出现了生命平等这句话语,使得他们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个个陷入沉思。见每个人都陷入沉思,冷月继续说道:“如果你们赞同我的话,那么,请你们让开,我还要出去游玩,没空陪你们耗在这里。”冷月毕竟只在世界上生活了十六年,其他两万多年都在沉睡,他此时如果继续大谈生命平等的话,这些修真者说不定会和他谈成协议。但他此时却要离开,立刻有散仙出来阻止。冯森铭是资格比较老的散仙,已经度过了七次天劫,同时也是个在红尘中打过滚的人物,一听冷月说要离开,立刻算出冷月现在打不过他们,想找借口离开。于是出言道:“大家不要相信,他是饮血为生的怪物,不可能和我们和平共处的。”众人立刻明白过来,纷纷以自己最得意的法宝打向冷月所在的棺木。看着五彩缤纷的法宝飞剑携带着庞大的能量射向自己,冷月立刻喷出一口天罗血煞之气打在血汇石上,极力催动血梵神棺的防御,愤恨的留下一句话:“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凭着血梵神棺,你们也没水平把老子怎么样,现在老子就要走了,不过老子以后也不会无故伤害你们,请你们以后遇到老子客气点,如果再像这次一样,就别怪我不客气。”说完之后,血梵神棺化做一道虹光朝天际射去,那些散仙、妖仙和修真者布下的禁制立刻被冲破。蓝雨芸馨无奈的笑笑,她明白追下去也没用,只要冷月不出血梵神棺,他们就算有再大的神通也不能将他怎么样。“大家回去吧,没想到冷风留下了血梵神棺,我们是灭不掉冷月,哎,希望他能够和他所说的一样,不乱杀人。”蓝雨芸馨叹了一口气,对着众人说道。听了蓝雨芸馨的话语,众修真者纷纷向在场的散仙妖仙告别,然后化虹飞走或瞬移而去。各位散仙和妖仙互相告别一番,也瞬移而去。只一会儿工夫,现场就只剩下蓝雨芸馨、蘅牙墨和东方学院的院长东方明。东方明是一个出窍中期的修真者,在东方学院中潜修已经近百年。只见他上前,对着蘅牙墨深施一礼,恭敬的说道:“祖师叔,东方学院后天开始举行古武比赛,其间有几个学员资质非凡,弟子想请祖师叔前去指点一下。”东方明话里虽说是指点学员一下,其实是他自己修炼中出了点问题,想请蘅牙墨帮忙,顺便让他新收的两个弟子拜见祖师叔,然后从祖师叔那里拐点法宝。没等蘅牙墨说话,蓝雨芸馨就已经开口:“好啊,东方学院举行古武比赛,一定非常热闹,我们几个潜修也很久了,不如入世去看看热闹吧。”见蓝雨芸馨开口,蘅牙墨也好反驳,毕竟,蓝雨芸馨辈份比他要高上好几辈,于是说道:“好吧,就前去看看,如果有资质好的,我也想收个弟子,有个弟子帮忙度天劫,也更有把握些。”一见两人这么说,东方明立刻恭敬的说道:“祖师叔请,前辈请。”蘅牙墨随手一挥,带着东方明瞬移而去,蓝雨芸馨也瞬移跟上。冷月躺在血梵神棺中,见那群修真者没有追来,就找个山坳落下,将血梵神棺收入体内,在心脏处化为一粒细胞。然后取出单人小飞机,坐上去之后变回普通人,架着小飞机朝蓝城飞去。“这些该死的修真者,居然群殴我,还是哥好,给我留个棺材护身……”讲到这里,冷月突然想到了自己被围殴都是老哥的原因,立刻大骂:“好个屁,是哥留下的烂摊子,要不是哥闹事,我也不会被群殴,他给我留个棺材是应该的,我不必感激他。”架着小飞机落在蓝城中,风球的家门口,拉开护罩跳下飞机,准备拿钥匙打开门进去,伸手一摸口袋,却发现钥匙留在外套里,而外套,他在变身的时候扔在小山坳里,刚刚那些修真者的攻击,外套应该被能量蒸发了吧。敲了敲门,但却没有回应,风球应该在东方学院上学吧。冷月抬头看看天,发现太阳正挂在西边天际,现在大概是下午三点左右吧,风球要到五点之后才会回来。“该死的,真倒霉。”冷月大声诅咒,不单是钥匙,就连他向苍冥要来的钱,还有在商店里买来的存放各种东西的胶囊都放在外套里,恐怕都陪着外套上天堂了吧。现在去苍冥那里,但路途太远,冷月不变身,根本就爬不上飞机;想逛街,但没钱,没钱逛个屁啊?“哎,算了,算我倒霉。”冷月长长的叹了一声,身体往后一仰,索性就倒在门口的草地上睡觉。俗话说祸不单行,人倒霉了就会更加晦气,冷月才刚刚睡着,一个贼眉鼠目的家伙顺手就把他的小飞机牵走了。小飞机价值上百万,普通人根本就买不起,而且,一般人都是收到胶囊里随身携带的,而冷月却把它胡乱停在那里。在一些专门游荡在街头,四处找人“借”值钱东西的人眼中,不拿白不拿,不拿就是傻蛋。冷月一直睡到风球回来。当风球叫醒他的时候,冷月才发现自己的飞机又不见了。“晴晴,你一点都不乖,这一个月跑哪里去了,姐姐很担心你知道吗,姐姐还以为你被别人拐走了呢?。”一进门,风球立刻捏着冷月的脸蛋抱怨,这也难怪,一张可爱的脸蛋,别人总是喜欢拿来捏的。“我被别人抢劫了,就连我的小飞机,都被别人偷走了。”被风球捏着脸蛋,冷月口齿不清的说道。他原本还想流几滴眼泪,但无奈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孩,对身体控制并不如意,眼泪无论如何努力都流不出。风球放开捏在冷月脸蛋上的手,双手插着腰,有点愠怒的说道:“你是不是又把金币敲得当当响啊,我告诉过你,让你别把钱露在外人眼里的。”这么一来,冷月的眼泪立刻流出来了,人和僵尸两个形态,除了力量有差别外,就连心境都受到影响。想起被一群修真者群殴,小飞机又被偷走,现在风球又责备他,立刻委屈的哭起来。无形之中,冷月就把风球当做他的亲人,取代了心中冷风所占据的长辈地位。“晴晴乖,不哭,不哭,姐姐疼你,来,姐姐给你做吃的,明天陪你再买小飞机,后天再带你去看姐姐的古武比赛。”冷月一哭,风球就急了,连忙安慰冷月,将一系列可以讨冷月欢心的事都说出来。毕竟,冷月在风球眼中是个小孩,小孩子嘛,还是哄的好,责备哭了很正常。被风球一哄,冷月突然惊觉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掉下了眼泪,在他眼中,男儿有泪是不轻弹的,当然,玩闹、骗人除外。

  来源:上交所

,,哪个棋牌游戏玩的人数最多
 


Powered by 手机棋牌游戏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