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动态

在几万年后的今天

冷月一台一台的转换电视节目,这个年代的电视,土得要命。无非就是歌颂人类是如何的伟大,吸血鬼是多么的卑劣。几乎都是某某吸血鬼,在某某地方,危害某某美女或小孩子,然后正义的使者某某人,拿着一把巨大的光能剑,降伏某某吸血鬼,然后某某吸血鬼跪在地上向某某正义使者求饶,然后某某使者说自己为了正义,决定铲除你,再是某某吸血鬼发出致命一击,接着某某正义使者用了超强必杀招,一招干掉了某某吸血鬼。如果再厉害一点的,就是某某正义使者,一个人一把剑就干掉了某某吸血鬼的大本营。电视虽然土得要命,但人类却是百看不厌,因为它能够突出人类的强大与光荣。就像那些无能的吸血鬼猎人常说的一句话:吸血鬼跳梁小丑,竟敢在本猎人面前撒野,不要命了啊,趁现在早点投降,本猎人就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不然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当然,能够说出如此完美符合人心的话语的吸血鬼猎人,都成为吸血鬼獠牙下的美食。不过,这些猎人却虽死犹荣,他们的事迹被后代子孙拍成电视剧赞扬,他们的精神永垂不朽。冷月看着电视,看得越久眉头就皱得越深。人类,在几万年后的今天,早就没有了前一个文明的进取精神,堕落到了如此地步。“晴晴乖,吃饭了。”风球将饭菜端到餐桌上,走过来拧了一把冷月的脸蛋,娇笑着道:“看电视眉头皱得这么深,小心变成小老头。”“电视里的人都好厉害,要是人类真的这么厉害,晚上就不会躲在家里不出门了。”冷月说完跳下沙发,快速冲向餐桌,从醒来到现在,他好象还没吃过这个年代的食物。“这世界有比电视上更厉害百万倍的人,只是吸血鬼不冒犯他们,他们也懒得猎杀吸血鬼罢了,这些人,已经超脱出了一切,对世俗的一切几乎不闻不问。”风球也坐到餐桌边,温文尔雅的夹着饭菜,相比冷月的狼吞虎咽。她的行为就象一个是高雅的皇帝,而冷月则是一个街边的乞丐。“他们是谁啊?这么厉害。”冷月嘴里塞满了食物,含糊不清的问,其实他不问也知道风球说的是修真者。“他们的统称为修真者,能够上天下地,几乎无所不能。”风球说着,脸上露出无比神往的神色。“那这个城市有修真者吗?”冷月看似漫不经心的问话,其实却是蓄心已久的问题。“有啊,我们东方学院的院长就是一位修真者,他一直住在塔楼里潜修,几乎对所有事物都不闻不问。”“不闻不问还可以当院长吗?”冷月奇怪的问。“现在所有事物都是他的两个徒弟管理的,他的两个徒弟也是修真者。”听风球这么说,冷月立刻明白,他觉醒后来到这城市之时感觉到的那几股强大的气息一定就是所谓的修真者的,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修炼的,居然比他这个潜藏了几万年的僵尸还要强大。原本他以为,只要自己潜藏醒来,在这个世界就是无敌了,没想到现在却是这么一副模样。冷月现在还不知道,他潜藏中,足足有百分之八十都在酝酿人类身体,并不是僵尸血能的增长。“你在发什么呆?”风球问,此刻她专注的看着冷月的脸蛋,立刻发现冷月眼中透射出的他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睿智神采。“啊,姐姐做的饭好好吃哦!”回过神来的冷月,见风球紧盯着自己,目光露出一丝不一样的神色,立刻开始大加赞扬饭菜的美味,夹起饭菜再度狼吞虎咽,回复成小孩子的纯真。“呵呵,慢点吃,没人和你抢的。”看着冷月的纯真小孩模样,风球开心的笑着。见风球回复成原本温柔姐姐的模样,冷月看似漫不经心的问:“姐姐,怎么才可以见到你们的院长呢?”“你见院长干什么?”风球停下吃饭,再次专注的看着冷月,似乎想在他的眼中找点什么。冷月瞥了风球一眼,见她紧盯着自己,知道自己应该有某些地方露出了马脚,于是说道:“我想看看比吸血鬼都厉害的人长什么模样嘛,恩,我想他的头一定有饭桌那么大,身体有屋子那么长。”为了增加说服力,冷月放下筷子,双手绕着饭桌比画一下,又绕着屋子比画。看着冷月的滑稽样,风球扑哧一声笑出来,“哈哈,告诉你吧,他的身体和我们一样大。”“那他的身体是黄金做的吗?”冷月再次发问。同时心里也笑自己居然能够说出这么白痴的问题。这一下,风球笑得更大声了,直到过了一会,才回过气来,说道:“他的身体也和我们一样。”“那我要去看看。”这一回,冷月露出无比坚定的语气,不过在之前的纯真话题,已经使风球不再注意了。“好啊,下个月就是四个学院五年一度的古武比赛,到时候四大学院的院长都会参加,他们可都是修真者哦,而且姐姐也要去参加比赛,要是姐姐赢了第一名的话,说不定院长就会收我做徒弟,到时候,姐姐也是修真者了。”风球说着,脸上露出无比神往的神色。冷月瞟了风球一眼,心里嘀咕:“标准的做白日梦女孩的白痴样。”接着低着头狠狠的吃饭。夜晚,风球早已入睡,冷月爬下床,打开门走了出去,其间的动作完全自然,就算风球在这个时候醒来他也有说辞,因为,他现在要去撒尿。来到一楼,将自己关进卫生间,冷月低声咆哮一声,变化成僵尸的形态,闭上眼睛,用血统的感应去搜索苍冥。就在刚入夜之时,苍冥就已经醒来,醒来的他立刻按照冷月的吩咐,前往位于炼血门遗址边山洞里的吸血鬼聚集地。地球上吸血鬼的长老会就设在那里,那里有着冷风设下的禁制,没有吸血鬼血统的生物根本无法进去。而且,水晶棺、刻画着“血之道法决”的玉简都存放在那里,苍冥此去,就是去把这两样东西拿给冷月。感应到苍冥已经离开蓝城,冷月也知道他去为自己办事了,于是变回普通小孩模样回到二楼,窝在风球的边上睡觉。“你去哪里了?”冷月爬上床的动作惊醒了风球,风球朦朦胧胧的问。“尿尿。”冷月答得理直气壮,他说的是真话,只不过其间顺便多干了一件事情而已。“哦,乖,睡觉吧。”风球将冷月身体一揽,让冷月缩在她的怀里。或许,冷月现在的小孩子身体,正好和她的人形抱枕相似吧,所以其间动作十分熟练自然。冷月窝在风球怀中开始睡觉,现在的高科技,绕地球一圈也就花几个小时而已。他相信苍冥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到时候只要修炼了血之道,他就不怕那些修真者了。次日早上,风球将冷月从床上拉起吃早餐。而冷月则睡得一塌糊涂,赖床也是冷月最“好”的习惯之一,当然, EG电子游戏官网无论风球怎么叫都不清醒, 棋牌麻将游戏平台直到最后风球将美食拿到他跟前诱惑他才起床。在风球的督促下, 斗牛棋牌游戏在线玩冷月经历了洗脸、刷牙、洗手等一系列他最讨厌的行动之后, 真人在线龙虎斗游戏合集才被允许坐到餐桌边吃饭。风球吃过饭之后要去东方学院上课,冷月则去苍冥家里等待苍冥。冷风留下的东西,对冷月来说是最宝贵的物品,所以非常的期盼苍冥能够早点将东西拿来。在苍冥的家中,冷月变成僵尸,一直入定修炼血能,直到傍晚,苍冥依旧没有归来,冷月再度变成人类回风球的家和风球一起共进晚餐。一夜无话,次日天明,风球依旧去了东方学院,冷月准备再次到苍冥的家中等待。打开锁,一脚踹开苍冥家的门,冷月哼着歌曲走了进去,见苍冥已经坐在沙发上品尝着血液。冷月快跑几步,到沙发后一个翻身坐到沙发上,吩咐苍冥给他调一杯血液。伸手接过苍冥递来的杯子,细细的品了一口血液,冷月叹声好,问道:“东西拿回了吗?”苍冥从口袋里拿出两粒胶囊,伸手递给冷月,恭敬的答道:“主人,东西已经拿来了,那个老不死的希望您去一趟长老会,他们说有很重要的东西向您禀告。”“你猜他们会有什么事情禀告我?”冷月翘起二郎腿,按了一下两粒胶囊后,扔到客厅的地板上。立刻,地板上出现一具红色、半透明的水晶棺木。水晶棺木长约2.5米,上面刻画着各种形状的咒文。,每一个咒文中心都镶嵌着各种颜色的宝石,使得咒文上有着丝丝彩色光晕在流转。棺木的棺盖中央镶嵌着一块约人头大小、呈六星形状的血红色宝石,宝石发出朦朦胧胧的血光,照得各色光晕的上方蒙上了丝丝血红,华美极了。在棺木的四边中心,上面都有着一个约巴掌大小的孔洞。冷月总觉得上面也应该镶嵌着宝石,可惜什么也没有。“这四边也应该镶嵌宝石吧?被谁挖了吗?”冷月指着一处孔洞问苍冥。苍冥目光瞟向冷月所指的孔洞,冰冷地说道:“应该不会,那些老不死的是不敢动始祖留下的东西的。”冷月转过身,盯着苍冥那张冰冷,看不出一丝感情的脸,双手在其面前舞了舞,突然扮了一个鬼脸。见苍冥的脸依旧没有反应,忍不住气馁的说道:“拜托,苍冥,你又不是吸血鬼,你是第二代僵尸啊,僵尸是有感情的生物,你不要总摆着一张死人脸好不好,这样一出去就会被发现你不是人类的,到时候那些吸血鬼猎人追着你的屁股杀你,我可不会去救你,来,笑一个,快点……乖……”在冷月这个主人的淫威之下,苍冥冰冷的脸无奈之下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立刻惹来了冷月一阵大笑,还有一个拖了长长怪音调的“乖”字。冷月那怪腔调的乖字,苍冥听了并没什么感觉。也许是当了几千年的吸血鬼,苍冥的那份属于人类的喜、怒、哀、乐早已不复存在。反倒是冷月,在自己说了一声乖之后,立刻哈哈大笑起来。风球总是在他的面前喊“晴晴乖”,现在弄得他也喜欢喊别人乖了,而且这种感觉,还非常的不错。“这个怎么打开?”冷月捡起地上,藏在另一个胶囊里的一张玉简问苍冥。“以主人的血液为媒?”“怎么?”冷也不懂的问。“只要主人滴一滴血在上面就行了。”苍冥解释道。“早说嘛,还说什么以血为媒这种没营养的话。”冷月抱怨着,用牙齿咬破食指,滴了一滴血在玉简上,然后静静的等玉简发生变化。过了片刻,玉简毫无一点反应。“怎么没反应,他妈的……妈呀,好痛啊!”激动的期待过后,那被激动心情覆盖的痛楚立刻显露,企业动态冷月被咬破的食指立刻传来丝丝痛楚。“要以僵尸血滴上才会有反应,主人刚刚滴的是人血。”苍冥依旧冰冷的说道。冷月将食指放在嘴里吸允,含糊不清的抱怨:“你怎么不早说,痛死我了。”吸了一会儿,伸出手甩了甩,仰天咆哮一声,变成僵尸形态。立刻,手指上被嘴吸得酥麻的感觉消散。“原来我人形的时候受伤,和僵尸形态一点关系都没有,嘿嘿,只要我人形时候够厉害,那么,和别人打架的时候岂不是有两个人了。”冷月高兴的感叹。右手指甲划破左手食指,再次滴了一滴血在玉简之上。与上次不同,这次血液滴上去之后,立刻向玉简四周扩散。直到整片玉简被蒙上一层血光。血光缓缓的汇聚,最后结成一个人的虚影。“哥!”冷月开心得大叫。“弟弟,不知等了多少年,你终于醒了。”冷风的虚影毫无表情的说道:“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的一个留言虚影,和我的真身并没有一点关系。”顿了一下,似乎给冷月一点冷静下来的时间,冷风的虚影继续说道:“弟弟,相别已经万年,哥在两千年前就已经修成死灵仙,近日越来越厌倦修真界,在这里,哥已经找不到敌手,修为也更难前进一步,所以,哥准备飞升仙界,在飞升之前,似乎有许多话要对你说,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起,万年来憋下的话语,很难从头用几句语言说完,现在就说几件比较重要的事件给你听,等你他日修成死灵仙,再来仙界与哥相会。哥在修炼途中,曾屡次想将你从潜藏中唤醒,但均告失败,后哥查探了各种宝典,得知你潜藏的泥土乃是暗血黑土,暗血黑土乃宇宙形成之初,天之血液幻化而成,天之血可以称为不死之血、永恒之血,乃我死灵一族圣物,死灵族若潜于暗血黑土中,便已成为天之血的一部分,除非自然醒,外力不可分开。醒来后的你,已经和我们发现的那具僵尸一样,算是真正的第一代死灵,而哥我和那条死狗,则只能算为第二代。死狗已经修成精,自号为天全老祖,目前是哥的大敌,但千年来已不知道隐于何处,若哥猜得没错,死狗已飞升成仙。弟弟,其实我们并不是纯正的僵尸或吸血鬼,我们的统称可以说是死灵,就是肉身已死,灵魂凭着本源的血液力量存活。只是哥偏于死系中的吸血鬼,而你偏于僵尸而已。我们死灵,轻易不得给于别人初拥,初拥乃是将自身赖以生存的血液分于他人,会造成自身血液不纯,力量减弱,自我修复能力下降等一系列足以我们致命的缺憾。弟弟,从你潜藏千年之后,地球原本萎缩于地心的灵气爆炸,地球再次冲满灵气,宇宙中的修真者重临地球,哥从他们的修真典籍中参悟出血之道。血之道,即修炼血能,得道成仙,修成肉身不死、灵魂不灭,与天地同步。血之道共有十一个境界,分为:纯血、嗜血、血魂、血婴、血惑、血邪、怒血、狂血、霸血、血焚、仁血。纯血即纯净之血,将体内杂血排于体外,修成纯正的死灵血;嗜血即嗜杀之血,这一阶段非常嗜杀,直到血液再次充足;血魂即灵魂之血,修炼到这一阶段,血液将会汇聚于一点,为血之灵魂;血婴即血之心婴,和修真者的元婴一样,当修炼到这一境界之后,才算真正的血之灵魂不灭;血惑乃血之道最危险的阶段,血婴初结,本性迷惑,你修到这一阶段之后,切记保持冷静,否则会成为一个没有智慧的死灵,一切皆靠本能行动;血邪乃邪恶之血,这一阶段切记率性而为之,不经历邪恶,何得慈仁;怒血乃愤怒之血,这一阶段,将会动不动就愤怒,你也切记率性而为,无须压抑;狂血即狂暴之血,和愤怒之血一样,切记率性而为;霸血乃霸者之血,血能中的霸者,这一阶段,可以算为血之道大成,举手投足间都会透出霸气,哥目前就修炼到了这个境界;血焚哥尚为修成,哥认为,这一阶段,血液将有着焚毁一切的力量;仁血乃仁者之血,哥我相信,无论何种功夫、法决,一切皆仁者无敌。哥目前已决定飞升,但碍于仇家太多,特花千年光阴,采宇宙防御最强之水晶,辅以各种能量强大的罕见不知名仙石,以远古便已存在的血之咒文,炼成血梵神棺。血梵神棺之防御,以哥目前的修为都无法破开,他日弟若遇到哥之仇家追杀,可藏于棺中潜心修炼血之道,若能修成血婴,就算是遇到这一界的散仙或妖仙,就算赢不了也不会输。血梵神棺四壁皆有一孔洞,弟可将暗血黑土浓缩融于此处,暗血黑土融于水晶棺,可增强水晶棺各项能力。暗血黑土乃死灵族圣物,日后你躺在里面修炼可以防止心魔,维护灵识之奇效。哥建议你到达血之惑这一境界闭关潜于棺木中,以防不测。血梵神棺棺盖乃哥抢来的神器,名为天刑锁。天刑锁乃威力强横之神器,弟在未达血之霸之前千万不要修炼,否则容易反噬。只要弟躲进血梵神棺,则不怕任何攻击,当攻击太强之时,天刑锁将会受震荡而反击。可以说,弟只要躲于血梵神棺中不出,则无人能够伤害到你。弟弟,开启棺木的方法就是将你的血液滴于棺盖中心的那个血汇石上,躺进棺木后,你就会发现里面的所有东西,包括真正的血之道法决,切记,真正血之道只有我们两个纯血死灵可以修炼,后裔炼之则必死,如果你有后裔,可让他修炼血之道副本,就是我传给后裔的法决。好了,就说到这里吧,他日仙界再会。”冷风说完,虚影一下就消散了。冷月现在倒没什么吃惊,虽然已过两万多年,但对他来说其实也只是几天时间而已。听冷风一席话语,只是觉得有点惊奇好玩而已。苍冥的心境则完全不同,冷风话语带给他的震撼是无比的大。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始祖飞升后,几个第三代或第四代吸血鬼,都已经修到了血邪,但依旧无法抵御修真界的修真者,想始祖在血邪境界之时,就已经完全将修真者压着打了,原来那些老鬼修炼的都是副本啊。“苍冥,苍冥。”冷月喊了两声,见苍冥依旧没有反应,立刻一脚踹了过去,将他踹了一个狗吃屎,问:“你发什么呆啊?”“始祖的话语带给我的震撼太大了。”苍冥站起来,恭敬的说道。冷月捡起地上的两粒胶囊,将血梵神棺收进胶囊,变回人的形态,然后将胶囊放入衣袋,走到苍冥身边说道:“你应该知道血之道副本吧,你自己去拿来修炼就可以了,我现在撤消你不能给别人初拥的命令,你也知道,给别人初拥,就是伤害自己,吸血鬼的事你管不管都可以,还有,以后只有我可以去找你,你不能来烦我,我要尽情的享受这个世界,好了,把你那辆车送给我,我要找个偏僻点的地方修炼,省得以后被那些家伙追着打。”苍冥并没出声,他从口袋中拿出一粒胶囊,按了一下后扔在客厅的钢铁地板上。这一次,胶囊并不像以前一样,立刻将物体显示出来,而是急剧涨大,然后慢慢淡化,像水流一般从一个物体上滚落,流到地上汇聚回胶囊的原样。“飞机!”冷月惊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个世界,这个年代,一个吸血鬼随随便便就扔出了一架小型飞机。“主人,这是双人型小飞机,最多可以坐两人,主人可以开着它去找偏僻的地方,但千万不要进那些名山大川,因为那里通常有修真者在潜修,吸血鬼去那里就是送死。”苍冥走上前,伸手打开飞机的玻璃罩。他也明白冷月并不是吸血鬼,说吸血鬼去那些山脉就是送死无非是为了提醒一下冷月。冷月连忙上前几步,站在玻璃桌上把头凑过去,他明白苍冥拿出飞机是送给他的,而现在就是教他如何使用而已。苍冥这家伙,当了几千年吸血鬼,已经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了。苍冥指着驾驶座前一个u字型的把手说道:“主人请看,这个手把是控制方向的,拉上就会向上飞,按向就会向下飞,往左拉飞机也会往左,往右拉飞机就会往右。”随即又指着一个红色的按钮和一个蓝色的控制杆,道:“红色的按钮是能源开关,蓝色的杆是速度调节杆,开这种小飞机很容易,根本就不用驾驶证。”“知道了,你把飞机推到门外去,我驾着它走人了。”冷月说完,率先走了出去。苍冥现在的样子是伪装成人型,虽然大部分力量都花在了伪装之上,但推一架长约三米、宽不到二米、高也就一米五左右的椭圆形小飞机出门口还是非常容易的,更何况飞机原本就是靠着磁力悬浮在地面上。

,,网投赌博娱乐大全
 


Powered by 手机棋牌游戏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